renshengnamechang

我想站
王凯×忽悠
王凯啊!!!!!
我大概要疯了!!

上周
经常看直播看到很晚
不困
去翻了一下最新直播
因为最近重新翻龙族
看到一个眼熟的名字
就点进去了

主播小哥哥真可爱
声音真好听
游戏玩得真好
我要闭眼吹他!!!!!
然后假装淡定
装高冷

特怕他因为直播间人数少就不播了

我知道刘奕君参演了远大前程
也知道袁弘参演了远大前程
但我不知道他俩还有对手戏
我我我
突然激动
歌弘衍生cp
拉郎拉郎!!!!!

暗恋好吃啊!!!!!架空时空里!!!!!
架空架空架空!!!!!
我就只有脑洞了,自抱自泣。
——
上面又颁发了一条针对同性恋的法令,传达到下面,免不了又是一阵腥风血雨。
忽悠跟在狱警后面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的情况,心里想起前不久被带走的老王,心里不免会有些难受。
狱警推开探望室的门,下巴一扬,示意他进去。
忽悠强行装眼瞎,装作没看见狱警眼神里的嫌恶。他抬脚迈进探望室,老王坐在那里。自他进屋,目光就一直追着他。
——
忽悠问:“出来以后想做什么?”
老王答:“想跟你打一辈子游戏。”
忽悠笑:“说话算话啊!”
——
老王看着狱里各个同类人,皱着眉头,想起自己还没有沦落到这种地步的时候。
他抱着猫坐在桌前一边看直播一边开游戏。
不赶巧,等他登上游戏的时候,主播已经开局了。即使没有匹配到这个主播,可游戏还是要继续的。他坚持了几分钟,终于在队友不给力的情况下,二人双双惨死,其形状不可谓不惨烈,游戏体验极差。
返回大厅后,他索性放弃游戏,抱着猫看直播。
耳机里小奶音又把队友gay得说不出话,他听着不禁发笑。回忆了下寒假回家的时候,看的录播视频以及赶上的直播,他开始想着一会儿如果真的排到了这个主播,要怎么跟他搭话才能显得自己特别一点。
——
大概是他一个人不言不语,坐着太久了,旁边有人用胳膊抵了抵他,问他:“介意一起聊一聊吗?”
老王扬起嘴角,冲说话的那个人点点头。
“你是为谁进来的?”
“一个很好的人。”老王说,“他还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。”
——
忽悠又被那群人请了出来。中午的阳光毒辣,他站在阳光下,觉得什么也看不见。
他累得坐在门前的台阶上,失声痛哭。
——
去年夏天他跟老王面基,老王恶作剧地举着冰淇淋冲他喊:“宝贝儿,这儿呢!”
忽悠感觉到路人纷纷向他投来惊奇的目光,低了低头,假装不认识,默默地走过去。
“你比我想象中的高。”
“你比我想象的还要gay。”
“我这么gay你不喜欢吗?”
“哇,兄弟,一刀999了解一下!”
——
大概也是去年夏末,整个世界仿佛被什么东西控制了。全社会都开始抵制LGBT群体,有人自发组织游行,举着同性恋都是异端的横幅。
上面不知是什么意思,一直没有发声。
直到有新闻报道,有同性恋因为感染艾滋病死亡,家人悲痛万分。
于是一直不表态的上面表示,同性恋是犯罪,单身要交税。
——
“你看新闻了吗?”忽悠跟老王语音聊天。
“要交单身税那条吗?”
“对啊,超过法定结婚年龄不结婚,就要交单身税,太可怕了吧!”
“宝贝儿,你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?”
忽悠一吓,连忙道:“你怕不是没看到前面那句话哦,同性恋是犯罪,逮到就是死刑。”
“……”电话那头突然沉默,开口后,也是非常严肃的语气,“宝贝儿,是不是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在用生命来爱你啊!”
“哇,大兄弟,你……”忽悠笑,“你还是好好活着吧。我还想跟你打游戏!”
——
老王后来又来他家里见了他一次。
老王借着认床睡不着的借口跟他睡在一起,却规规矩矩,倒是他半夜把自己睡到老王的怀里,夺命剪刀腿搅住老王动弹不得。
他被老王隔着面巾纸捏了捏手,还被赞叹一句:“你这手挺好看的,又白又软。”
——
听说老王回去之后不过一个月,就被抓了起来。
老王的家里人帮他奔走,忽悠也帮他奔走,但是一次一次的失败将他们打得措手不及。
——
忽悠想:“你活着,我才能跟你在一起打游戏。”
——
有没有小伙伴推荐那种暗恋的文,双向暗恋,然后一直没捅破,最后顺其自然在一起的那种。
双向暗恋梗又虐又好吃啊!!!!!!

谎言国里的臣民一生只能说一句真话
攻和受都是谎言国的人
每天都不知道对方哪一句是谎话
互相猜忌
疲惫不堪

被和尚杀了
……
吃all少
呵!

武当坐在茶馆喝茶,听到隔壁桌的小姑娘又在说少林的大师多好多好。低头呵呵,跟一行的和尚说,人人都说少林好,不过是觉得你们头顶发亮,夜里省灯油。
和尚微笑着点头。

mmp华山为什么不能在誓剑石这地方修条路!!!!!

和平饭店
王大顶他妹和刘金花
cp
有粮吗?

想看冬基文

——
Bucky已经做好了与Loki并肩战斗的准备,他尝试着将自己的背后交给Loki,尝试着信任他,即使Loki曾经是个想要侵占地球的“恶魔”。可Bucky想,他的双手又何曾干净?
他与Loki背对背站着,四周围过来黏液怪不断地朝他们逼近。那些怪物身上不断流出来黏液味道闻上去实在让人作呕,就好像坏掉的鸡蛋混着过期发臭的牛奶,被放进锅里不断地加热,搅拌,恶臭味被不断放大。
Loki抱怨:“我回去之后要洗八次澡!”
Bucky握紧拳头也跟着点头。
——
Loki将身上仅剩的止血药粉都倒在了Bucky的伤口上。
他红着眼睛,带着小心问:“我总是会把你抛在危险的境地中,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刚刚他被那些黑漆漆没有实体的魔鬼抓住空档偷袭,若不是Bucky的及时挡在他面前,替他挨了一刀,可能如今的他便是倒在地上等着尸体再一次被风化。他一边用魔法加固了身边的防御圈,一边撑着不断流血的战士逃离。
“向左边走。”Bucky轻声提醒,“那些魔鬼不敢靠近左边的空地。”
Loki没有犹豫地听从了,他此时已经没有了主意。他的脸上还留着Bucky的血,Bucky被长剑刺穿胸膛时,温热的血溅到他的衣服上,他的脸上。刺激着他的神经,驱走了他所有的懈怠。他的脑海里不断地重复着他自己被长剑刺穿、濒临死亡的场景。
“我在这里,只认识你。”Bucky捂着Loki替他包扎伤口的绿布,“我记得你这件衣服一直没洗过。”
“闭嘴,无知的蝼蚁。”Loki说,“神的衣物怎么会跟你们的衣服一样。”
——
Loki记得Bucky说,这个世界,他只认识他。所以他一直有恃无恐,以为Bucky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放弃他。但是这个空间里,他被囚禁在监狱里,Bucky看不到他,也听不到他的声音。而神似宗师的老混蛋要小鹿仔在他和美国队长之间做出选择。
Loki总不会忘记曾经作弄Bucky时,分享过他与罗杰斯队长两个人的美好时光。
他的目光紧追着Bucky,他害怕被抛弃。
他也在Bucky作出抉择之前,收回了目光,蜷缩在被子里,掩藏起他的害怕。
“嘿,Loki!”
Loki身上的被子被掀开,明亮的光不断地刺疼他的眼睛。
“赶紧起床,回家。”Bucky用他的机械手臂揉了揉陇的头发。
你为什么没选那个老冰棍?一句话横在心头,哽在喉头,Loki突然抱紧Bucky,小声承诺:“我再也不会抛弃你。”
Bucky哈哈笑道:“比如跟我一起打黏液怪?”
“想都不要想!”
——
“你想救他吗?”Loki问。
而站在他身边的Bucky仿佛木头人一样不说话。
“我可以教你,我会魔法。”Loki说。
“我一直想,如果我没有掉下火车,没有被当做试验品注射血清,史蒂夫现在该有多孤单。”Bucky看着被罩在冷冻仓里的罗杰斯队长,伸手摸上冷冻仓外的特殊玻璃,温柔道,“我想救他,Loki。”
“当然,这可难不倒我。”Loki语气如常,背在身后的手悄悄握紧。
——
因为当了祭品,提前牺牲的Loki并不知道在他消失之后,Bucky找了他很久。
——
Loki一个人先来到了陌生的时空,他站在路边,看着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。
他发现这里是纽约,但是这里没有一个人认识他,哪怕他是Loki。
他孤单地等在路灯底下,看着他的影子,
“小鹿斑比,你迷路了吗?”
Loki闻言,抬头看见Bucky站在马路的另一边。
“巴恩斯叔叔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“愚蠢幼稚的蝼蚁。”他小声嘀咕。
——
他们所在的纽约与现实中的纽约一模一样,但也有很多地方不同,比如这里没有外星怪物突然袭击,没有复仇者联盟,也没有人认识冬兵和邪神。
Bucky和Loki经历了太多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日子,决定好好生活。
他们搬去了一个小公寓,找了工作,还领养了一个小孩子。
他们轮流照顾小孩子,一起去给小孩子开家长会。
面对面坐着给小孩子辅导作业,为一道选择题到底该选A还是B差点打起来,虽然这道题最后选了C。
——
想看冬基温暖治愈向的文
不想看友情向,我想看爱情向
两个人抛弃金发大胸蓝眼睛
Bucky和Loki跟平凡人一样的寿命,会衰老,会死亡。
Loki的发际线越来越高,他于某一个早晨对着镜子唉声叹气。在他身后起来的Bucky靠着卫生间的门笑出了声,随后强烈的求生欲望让他吻在Loki的大脑门儿上,并温柔道:“不要为这些烦恼,我总是爱你的。”
还有Loki有关Thor的脑洞没写出来,但是温暖治愈系的冬基组真的……我被自己的脑补戳中了_(:зゝ∠)_